宏观方面,短期经济持续下滑。社融看似增速上升,实则是由于央行调整了社融的统计口径,9月起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导致,可比口径下,社融同比增速大幅下滑、低于市场预期和前值,且贷款结构不佳,企业部门的中长期贷款仍弱。经济增长低迷,三季度GDP增速降至6.5%;工业产出、固定资产投资、消费、和房地产销量增速全部放缓;工业企业利润增速持续放缓。短期经济增长依靠积极财政、基建刺激有可能在短期内略有企稳,但其效果的空间和时间都较为有限;中长期而言,房地产将进入下行周期,长期经济增长只能依靠改革、经济转型、科技发展带动,目前来看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货币市场流动性方面,央行定向降准释放的超额货币对冲了公开市场回笼和财政缴款的影响,货币市场流动性保持宽裕。但另一方面,美债利率大幅上行、通胀持续上升、稳定人民币汇率的需要都会制约货币政策放松,且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比总量放松更重要,央行的利率政策或继续保持当前实际中性偏松的状态;货币市场流动性将维持宽裕。

利率债方面,短期来看,降准或带来短端利率或小幅下行,但下行空间有限;通胀上升、美债利率上行制约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进入4季度后,虽然地方政府债发行将大幅下降,但国债供给仍有一定压力,长端利率难下。中长期来看,长端利率债或有不错的上涨空间:房地产进入下行周期,宏观经济增长只能依靠经济转型、科技发展带动,还有较长的路要走,实体经济融资增速下行趋势难改,长端利率中期仍有下行空间。

信用债方面,宽信用利好AA以上的短久期中高等级信用债;虽然政策支持小微和民营企业信贷,但民企以及低等级信用债风险仍较大,市场风险偏好或难轻易回升,中高等级信用债仍相对更优。短期而言,短久期中高评级信用债更优;中期来看,中长久期中高等级信用债的配置价值较高。

可转债方面,A股市场仍处于磨底期,可转债尚未看到趋势性机会;可配置少量高评级的债性转债,向下有底、向上弹性,在获取票息收益的同时,亦有博取股市反弹带来超额收益的机会。

债券类基金选择方面,中长期最注重大类资产把握能力、固收平台的实力、以及能够及时灵活调整组合的能力;所以,中长期优选大类资产及券种轮动把握能力强、能灵活调整策略及组合配置、中长久期中高等级信用债的配置比例较高、灵活适度配置长端利率债、波段交易能力较强的基金。而对于少部分短期投资者而言,根据短期市场状况,首选高配短久期且评级AA以上中高等级信用债的基金,以获得稳定的收益。

4.94%
近六月
债券型
中低风险
4.42%
近六月
债券型
中低风险
4.22%
近六月
债券型
中低风险
3.64%
近六月
债券型
中低风险
3.25%
近六月
债券型
中低风险